你的位置:八一彩票 > 新闻动态 >

绿茵场一生一队比NBA更难?马队托蒂吉格斯,也许还会加一个梅西

既然由科里森的球衣退役仪式聊到了“一生一队”的话题,不妨将视线从篮球场转移到足球场上。

如果不查资料,让您迅速说出欧洲五大联赛中“一生一队”的例子,那很多人大概能第一时间反应出保罗·马尔蒂尼、托蒂、吉格斯这些早已成为“队魂”的人物。再然后,还能说出几个呢?

有一个不是非常严谨的论断:NBA球员的职业生涯实现“一生一队”很不容易,但越是联盟顶级的球员,保持稳定的可能性就更大;但换到了绿茵场上,我们的印象却是,甭管牌儿多大的球星,好像隔个两三年换一次东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儿……

梅西只效力过巴塞罗那一支成年队(少年队时期曾经效力纽维尔斯老男孩),这在当今足坛顶级球星中几乎成了稀罕物。C罗则效力过里斯本竞技(现改名为葡萄牙体育)、曼联、皇马和尤文图斯4支球队,他总喜欢给自己的足球人生不断追加新的挑战。他们都值得尊重,而一生到底效力几支球队,也只是个人的选择不同而已,不应掺杂旁人太多的偏见和苛责。

足球队中球衣退役的例子也有,但毕竟不如NBA来得那样隆重和频繁,也让不知所谓的批评者认为足球世界并不那么珍视“忠诚”——这当然是错的。终其一生只为一家俱乐部效力的球星,虽然更多人不像马队、托蒂、吉格斯那样功成名就,万众瞩目,但一个球员能十几年如一日地持续被一支球队需要,本身也说明了他的价值。

若把足球场上“一生一队”的最低标准定在10个赛季,我简要地统计了一下欧洲五大联赛中,那些坚守、付出了最长的岁月、最好的年华的忠臣们。

意甲、英超、德甲、西甲、法甲效力同一支球队纪录保持者

首先说明一下,涂成蓝绿色的区块,是指该球员虽然效力于五大联赛的所在国,但在他们踢球的年代,该国当今意义上的顶级联赛还没有正式建立,属于“史前”的纪录。

意甲的纪录不必多言了,已经成为AC米兰精神图腾的保罗·马尔蒂尼,以及1年多前刚刚从罗马奥林匹克球场功成身退的弗朗西斯科·托蒂,作为成年队球员,都为各自的俱乐部贡献了25年的青春。若论场次,马队的647场力压托蒂一筹;毕竟托蒂在球员生涯最后阶段因为与高层的龃龉,坐了好长时间的冷板凳。

保罗·马尔蒂尼

弗朗西斯科·托蒂

其实马队,乃至整个马尔蒂尼家族,早就已经与AC米兰,乃至整个意大利足球的命运捆绑在了一起。曾经执教米兰和意大利国家队的塞萨尔·马尔蒂尼——马队的父亲——在2016年不幸辞世,而马队于去年正式成为了AC米兰队的体育战略和发展总监。他的两个儿子,克里斯蒂安和丹尼尔,也理所当然地继续在AC米兰青年队追梦,延续着马尔蒂尼家族的红黑血脉。

托蒂在2017年退役后同样坐上了罗马俱乐部总监的位置,甚至还开始学习欧足联教练B证的课程,为将来的教练生涯做打算。但托蒂才上了两个礼拜就退出了,把名额让给了前队友西蒙尼·佩罗塔,因为他在罗马队的工作实在太忙,无法脱身。看来,不只是挂个虚职。

英超“一生一队”的纪录保持者正是我们熟悉的瑞安·吉格斯。虽然在国家队层面他为威尔士效力,但因为与曼联的漫长缘分,也早已被视为英格兰足球传奇的一部分。曼联92班的主要成员中,只有他、加里·内维尔和保罗·斯科尔斯最终作为球员终老曼联。

瑞安·吉格斯

这三位在退役后都开启了自己的执教生涯,而其中只有吉格斯曾经短暂代理过曼联主教练一职,并担任助理教练2年时间,如今是威尔士国家队的主教练。但因为最近几年爆出的生活作风问题,球员时期竖立的优质偶像人设瞬间崩塌……我们还是多在昔日的影像中追忆他白衣如雪、来去如风的日子吧。

需要提一下的是,英国国内联赛“一生一队”纪录的另一位保持者,是19世纪末就开始效力布莱克本流浪者队的鲍勃·克朗普顿,同样是24年,但出场次数略逊于吉格斯。但由于现行的英超是从1992年开始算的,所以英超的纪录应该还是独属于吉格斯。

同样,德国国内联赛“一生一队”的纪录保持者也有两位。现行的德甲是1963年开始正式运营的,而“史前”的纪录由代表西德队赢得过1954年瑞士世界杯冠军的马克斯·莫洛克保持,他曾在纽伦堡队效力24个赛季,出战472场。他踢完现在意义上德甲的第一个赛季(1963-64)之后就正式挂靴了,而那一年的冠军是科隆队,纽伦堡队第九。

真正意义上的德甲纪录,保持者则是老牌劲旅门兴格拉德巴赫队的门将乌维·坎普斯,从1982年到2006年,兢兢业业地效力22载,也从未入选过国家队。退役之后,继续在门兴队担任守门员教练,把根留在了这里。门将这个位置职业生涯的确比较长寿。

西甲记录的保持者是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国脚奥古斯丁·加因扎。有趣的是他效力期间,毕尔巴鄂竞技队曾经将队名中的两个字母Bilbao Athletic换了个顺序,变为现在的Athletic Bilbao,但这并不影响他19个赛季效力的都是这同一支球队。

法甲纪录的保持者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国脚让-保罗·贝特朗-德玛内斯,生涯19个赛季全部效力于南特队。和德甲纪录保持者一样,他也是一员门将。

最后我还做了个简单的统计——依然以10年作为“一生一队”的最低标准,五大联赛中迄今出现的最后一位如此值得尊重的坚守者是谁?

意甲仍是托蒂,不必多说了。

英超的最后一位是埃弗顿队的右后卫托尼·希伯特,1998年到2006年效力该队16载,从未入选过国家队,生涯最后四年出场的次数分别是6,1,4,1。值得一提的是,希伯特是埃弗顿所在的城市利物浦的本地人,近40年的生活轨迹从未离开这里。当地球迷对于自己主队的老乡怀有格外友好的情感也并不稀奇。像作为迈阿密人的哈斯勒姆能够在热火队终老,也是这个道理。

德甲的最后一位是科隆队的后卫卡斯滕·库尔曼,1988年到2010年效力该队12载,生涯并不出彩,而退役后继续在科隆队担任各青年梯队的教练。值得一提的是,卡斯滕·库尔曼的父亲贝恩哈特·库尔曼,同样把“一生一队”的荣耀留给了科隆队,而且效力年份还比儿子长2年。不过贝恩哈特的球员生涯可比儿子辉煌多了,曾经跟随西德队征战了1974和1978两届世界杯,并在1980年的意大利欧锦赛上捧起金杯,也算是国家队生涯最高光的时刻。

西甲的最后一位我们应该有所耳闻,他就是去年刚刚退役的皇家社会队“忠诚队长”哈维·普列托。2003年到2018年,普列托15年的职业生涯都献给了虽非豪门,但也是西甲老牌的皇家社会队。虽然从未入选过西班牙成年国家队,但这位与无数西班牙天才同时期的低调斗士,还是被球迷记住了他在伯纳乌上演的帽子戏法,他弹无虚发的点球功力。球场上优雅的球风,场下谦和的态度,都赢得了来自对手的尊敬。

哈维·普列托

法甲的最后一位是法甲卡昂队的防守型中场尼古拉·索伯,从2001年到2017年,效力该队长达16个赛季,也同样没有入选过国家队,国内球迷估计闻之者寥寥,但这并不妨碍他和所有那些平凡的英雄一样,用忠诚和坚守写就毫不逊色的辉煌。

再过几年,这个榜单里大概要加上一个曾经让整个足坛为之疯狂,却从来未能在国家队复制俱乐部成功的名字了。没错,就是说梅西。

梅西会成为下一个“一生一队”的名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