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八一彩票 > 产品展示 >

城超联赛谋划大布局 延至初夏举行要尝试五外援

  九、看了上面的规划,都知道与其匆匆开赛不如把准备工作夯实,与往年比有个飞跃。所以在与各俱乐部沟通后初步达成2019赛季暂定六月份开赛。

城超赛事主席刘秉润出席人民足球启动仪式 城超赛事主席刘秉润出席人民足球启动仪式

  2019赛季,为提高赛事的经济水平、观赏性,有条件的俱乐部可尝试最高开放五外援上场(秩序册尝试外籍队员8到10人);当然要强调前提:是有条件的队伍。这里不做统一、强制的要求。             

  不具备这个条件的队伍可以打二级杯赛或者外围赛,勉强打超级联赛其实不管是队伍还是组委会,两头都为难!

  俱乐部要有自己的办公地点、运营人员、教练员团队、后勤保障等,没有你就不能叫俱乐部!现在一些俱乐部在商业开发上有长足进展,两次获得冠军的京城联队吸引了数家企业入股,青岛中青英联2018赛季获得著名的蒙牛集团(山东大区)的赞助。

  一、首先要尝试五外援。

  八、现在俱乐部急需完善的要尽快落实!

  四、地方政府不支持的城市俱乐部,原则上不允许进入超级联赛。

  像洪都拉斯国脚、前北京国安外援马丁内斯就任北京京城联队青训总监,是个成功的范例。

  六、向欧美的职业赛事学习,提高俱乐部的运营能力、管理水平。

  1。 有职业化、或者职业梯队的经历

  因为赛事安保、青训体系、场地、赞助商管理等多重问题,需要政府协调的事情太多,单一靠俱乐部自己很难支撑,特别是我们的城超只是刚刚起步阶段,没有俱乐部所在城市政府和主管部门的配合,寸步难行。存在着多部门吃拿卡要的现象,甚至三四线城市比赛论证一个安全保障几张纸都索要5万元,否则不允许比赛。所以更让联赛组委会感到政府支持的重要性。

  五、2019赛季有开放港、澳、台俱乐部进入赛事的可能

  1。没有观众的赛场、赛事,不符合商业的逻辑

  4。只是自己参赛,不做运营的“百年俱乐部”是不存在的,是一厢情愿的幻想。

  4。 平时做青训、配合俱乐部的训练和参加城超比赛

  城超的孵化作用已经成熟,而最终定位是商业性的赛事,不放弃但也不是仅仅停留在业余赛事、社会足球的简单水平层面;我们已经形成有一定规模的转播权,但必须加大力度,否则就没有持久的经济来源,赛事很快会死掉,相信死掉不是参赛的队伍想看到的。所以不管是俱乐部、还是组委会,都要学会运营;简单比赛只是赛事的婴儿水平。

  3。 有青训教练资格,愿意从事青训工作

  这并非突发奇想。其实早在2017赛季开始,组委会就与港澳台的俱乐部建立了联系,现在开放港澳台俱乐部参赛的条件趋于成熟,赛季开赛前会正式发布,或许会有更重量级的新闻,择机发布。目前刘秉润董事长担任了澳门工联体育委员会裁判组联谊会名誉主席。

  二、外籍球员来源由2018赛季的国内招募,向与足球发达国家的职业俱乐部对接转变。

  三、外籍球员必须有青训教练员资格,条件如下:

  2。别拿赞助商当傻瓜,没有竞技性、观赏性、传播性的赛事,是没有赞助商买单的,赞助商要的是影响力(老是抱怨赞助不给力的,其实是自己的运营和宣传不给力)。

  5。 必须是俱乐部派遣、或者是外籍领队引荐。

  为此城超联赛董事长刘秉润受邀前往阿根廷大使馆,与克劳迪奥 · 马拉贡尼足球学院校长马拉贡尼先生商讨球员、教练合作事宜。也就是由原来的临时租借、临时编队,改为由外国职业队系统化、整体化派员。

  3。怕失去球迷其实是托辞,队伍竞技水平越高,城市球迷凝聚力越强。京城联队因实力雄厚比赛精彩已经拥有一批拥趸甚至吸引球迷远征助威,北京电视台做了长达5分多钟的报道。营口超越因成绩优越形成上有市领导支持下有万名球迷观看。他们的成功可以借鉴。

  2018赛季,城超的外援绝大部分是有职业联赛经历或在中国的留学生和做青训工作的;2019赛季,由组委会牵头、协调,每个俱乐部一对一与外国职业俱乐部对接;人员由国内自选改为主要框架人员由结对子的国外职业俱乐部选派。

  稿件来源:原创: 体坛风云 金汕说公众号 

  七、俱乐部的定的不是每个队伍都能称为俱乐部。

  5。情怀是不能否认的,但是只有情怀不做运营,不是被饿死就是被淘汰,只是时间的问题、快慢的问题、迟早的问题!

  (原有的俱乐部维持现状,新申请或正在申请进入超级联赛的此条是必备条件)

  2。 有一定的英语水平

  一年一度的颁奖盛典在人民日报社顺利完成! 

  2018年城超联赛进一步提升也引起社会更广泛的注意,尤其在多个三四线城市有了自己的代表队,可以说是为中国足球的发展做出了大贡献。但往年春天开赛改为了初夏,这又是为什么?女超联赛推后是给世界杯让路,城超联赛又是为了什么?一句话:要有大布局准备要充分!